“黑户”石柳身份证“诞生”记

感谢他们协同贵州省黎平县民政、公安两部门恢复了她在老家的户籍。感谢他们协同贵州省黎平县民政、公安两部门恢复了她在老家的户籍。

  
感谢他们协同贵州省黎平县民政、公安两部门恢复了她在老家的户籍。

  
事件还得从4个月前,县民政局工作人员的一次志愿走访活动说起。
服务失独群众 挑战黑户难题
今年8月中旬,县民政局社会事务科科长王健在一次困境儿童走访工作中,发现苴镇街道九阳村27组村民胡兵因其妻子石柳异国身份证,而坚持以他与事实抚养的1岁的女性社会弃婴的年龄相差超过40周岁为由,要求民政部门为其办理单身收养登记服务。

  
收养法规定,有配偶的男性必须夫妻共同收养。尽管他可以先离婚再以单身身份收养被收养人,但是,这种投机取巧的做法虽然得当,但是不合情理。“你这样的失独家庭必须夫妻共同申请收养,你妻子的黑户身份难题,我来帮你协调解决!” 王健一边耐心解释政策法律,一边毫不犹豫地许诺帮助解决石柳的无身份证问题。如果有妻子而不以养母身份共同申请收养登记,被收养人将不是其妻子法律意义上的子女;如果石柳异国身份证,她将不能乘座公共交通工具,更紧要的是她年满49周岁以后将难以申请享受失独待遇,这是其抚养被收养人的可靠的经济来源。

  
“你不会骗我?这里的派出所说网上查不到我的名字,我回老家又说不好办。你是帮我办假证?还是让我花钱行动关系?”石柳疑惑地问。王健引导石柳排除思想顾虑,道出实情,分析导致黑户的症结所在。正本石柳老家是黎平县高屯镇,大名叫石柳英,小名叫石柳,登记结婚时介绍信是在老家找关系开的。父母都过世了,户口本该和弟弟石厚远一起,但弟弟说她户口被迁走了。

  
是石柳曾结过婚,户口迁移在黎平县以外的地方?还是另有隐情?